中國二胡網 - 二胡音樂欣賞及交流公益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二胡資訊

二胡資訊

    《情殤》賞析
    發布時間:2015-06-22 17:37:28  點擊量:374  贊:3


      《情殤》描述的時代背景是公元前450年時期的周朝。當時周朝 (公元前1066 -前256)統治軟弱,列王稱霸,各藩王互相吞噬。
      吳國(約前11世紀—前473年)是周朝時的一個諸侯國,國勢強盛,是周朝列王中的五霸之一。
      公元前494年,吳王夫差帶兵攻打鄰近的越國,夫差在夫椒(今江蘇省吳縣西南)擊敗越國,越王勾踐退守會稽山(今淅江省紹興南),受吳軍圍攻斷糧,越國國王勾踐被迫臣服于吳國,勾踐入吳為人質。吳國國王夫差對越國并沒有斬盡殺絕,若干年后即放勾踐回越國,給了越國韜光養晦的時間,越國二十年后重新崛起,于公元前473年,起兵突襲,滅掉吳國。
      《情殤》講述的就是此期間一個名叫西施的女子的故事。
      西施,原名施夷光,春秋戰國時期出生于浙江諸暨苧蘿村。天生麗質。施夷光世居諸暨苧蘿山(亦名羅山)下苧蘿村(今諸暨市城南浣紗村)。苧蘿有東西二村,夷光居西村,故名西施。其父賣柴,母浣紗,西施亦常浣紗于溪,故又稱浣紗女。西施天生麗質,稟賦絕倫,相傳連皺眉撫胸的病態,亦為鄰女所仿,故有“東施效顰”的典故。
      當時越國稱臣于吳國,越王勾踐臥薪嘗膽,謀復國。于勾踐窮途末路之際投奔越國的楚國謀士范蠡獻計于勾踐:“得諸暨羅山賣薪女西施、鄭旦,準備送于吳王”以麻痹吳王對越國的防范,越王寵愛的一宮女認為:“真正的美人必須具備三個條件,一是美貌,二是善歌舞,三是體態。”西施只具備了第一個條件,還缺乏其他兩個條件。于是,花了三年時間,教以歌舞和步履、禮儀等。
      期間范蠡愛上了西施,西施亦愛上了范蠡,為達成情人復國的政治野心,西施發憤苦練,由一位浣紗女被訓練成為修養有素的“女間諜”,一舉手,一投足,均顯出體態美,待人接物,十分得體。之后即告別情人范蠡,帶著任務被送進吳國宮殿,成為吳王夫差的女人。   
      吳王夫差得到西施之后即深深地愛上了西施,夫差愿為西施付出自己的一切,并傾國力為西施在姑蘇建造春宵宮,筑大池,池中設青龍舟,日與西施為水戲,又為西施建造了表演歌舞和歡宴的館娃閣、靈館等,西施擅長跳“響屐舞”,夫差又專門為她筑“響屐廊”,用數以百計的大缸,上鋪木板,西施穿木屐起舞,裙系小鈴,放置起來,鈴聲和大缸的回響聲,“錚錚嗒嗒”交織在一起,使夫差如醉如癡,沉湎其中,不理朝政,終于走向亡國喪身的道路。   
      十年后,當吳國滅亡,用盡一生深愛西施的夫差慘死劍下,迎接西施的卻并非當初所盼――與情人范蠡團圓月下,雙宿雙棲,而是越王勾踐對其野蠻的霸占,與范蠡沒完沒了的政治目的。   
      西施悲憤莫名,猛然領悟到這世界上已沒有真心寵愛自己的男人,而唯一對自己敢愛敢做的人就只有被自己迷惑害死的夫差。從始至終,越國與范蠡從來就沒有把她當人看,她不過是帝王之間的工具,用來交易的工具。當一個女人到了這個時候,對情感、人生、世界皆已完全絕望。她的一生不過是別人手中的政治棋子,她自己從無選擇,而在心死的時候,她終于有了一個自己的選擇,就是跳進五里湖自盡。   
      二胡協奏曲《情殤》講述的就是此時西施被犧牲在兩國相爭的政治漩渦后跳河自盡的悲劇心理。
        01 序曲  
      “序曲”音樂一開始,合成器釋放出一種偏溫暖的接近弦樂聲音的“宇宙”聲凝造時光倒流的效果,Bom Boh大鼓暗喻著正在戰爭的時代背景,弦樂團演奏的主題B斷忽然出現,讓《情殤》的故事正式展開--“吳國”王宮破了,越軍來了,西施消耗了十年的青春,終于等到情人帶領故國的軍隊迎接自己回國團聚。
        02 主題
      主題的第一次完整出現,音樂是緩慢而平和的,甚至有點溫暖和甜蜜,因為西施終于等到了惜別十年的情人范蠡的出現,但這十年包含的情感因子實在太多太復雜了,任何一種單一的情緒都是有欠缺的,音樂將所有的復雜情緒深深隱藏在舒緩的平和中,一如千言萬語無從說起。
     03 第一變奏  
      這是樂曲的第一次主題變奏,西施的傾訴與回憶。
        04 驚變 
      溫存過后,當范蠡說出西施將面臨的下一段人生竟是如此的冷酷,等待十年的期盼完全是一場空洞的遐想……
        05 醒悟 
      在殘酷的,無法逆轉的現實面前,西施終于明白到,吳王夫差被自己害死后,世界上已經沒有一個男人是真心愛自己的,自己不過是政治家們手中的一顆棋子,復國的工具。明白到這一切之后,西施的心境反而平靜了下來,她終于有了自己的決定--勇敢地投向了五里湖心。中提琴、大提琴與法國號在反復平緩地交織著西施的主題樂句,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靜而舒緩,但隱藏在這平靜舒緩的背后,是二胡那不為人道的無法用文字或語言表述的悲絕心境。此時的二胡,在不斷重復著世界上最簡單的幾個長音,這幾個音,是任何二胡初學者都能準確拉奏的,但在如此簡單的幾個長音中飽含的復雜情感,卻只有黃江琴能夠做得好。
        06 祭舞 
      哀怨的二胡與急速的鼓點。后人對西施的懷念、拜祭以及對無情者的控訴。這段音樂動態非常大,各種打擊樂的結像顆粒清晰有序,很發燒的一個小樂段,對器材的中、低頻段表現力十分考究。
        07 樂團的再次主題變奏   
      述事性強烈的變奏旋律是后人對西施的懷念與傳誦。銅管樂強烈的金屬色彩將音樂帶回到西施的主題旋律上,西施的形象已經超越了一個女子婀娜美麗的形象,被賦予了復國英雄的色彩強烈地烙印在后人的心中,被千古傳誦。
        08 華彩   
      定音鼓過后,由哀怨的二胡帶出一段剛毅而華麗的樂段,大段的銅管樂主題重復,在急速的二胡與弦樂變奏中穿插,反復升華著后人對西施的崇拜。這是段艱難的快速演奏,無論弦樂團還是二胡聲部
        09 主題再現,結束部  
      西施的故事結束了,在輝煌的銅管樂襯托下弦樂團用溫暖寬厚的音色在光亮的大和弦中結束了整個故事。西施的一生是悲涼的,她為了一個單純的情感目的卻走過了復雜而短暫的政治人生,但后人卻只愿意記住她的美麗,沒有任何內容的單純的美麗。

     

    潘帕斯雄鹰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