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網 - 二胡音樂欣賞及交流公益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二胡名家

二胡名家

    譚蔚
    發布時間:2011-11-16 12:29:18  點擊量:29446  贊:3036

        --訪金鐘獎二胡金獎得主、中國音樂學院選手 譚蔚

      “二胡對你來說意味著什么?”譚蔚被劈頭蓋腦地這么一問,突然楞住,繼而眨著聰穎的大眼睛說:“二胡早已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為二胡而生,它是我一輩子不能舍棄最重要的東西。”眼前22歲的小妮子語如歷事的智者,平靜而肯定。

      從上屆金鐘獎比賽二胡銀獎到本屆終于奪金,譚蔚看得很淡然—金獎不過是又一個起點。目前就讀中國音樂學院國樂系研一的她,對走入博大精深的民樂之門興趣昂然,二胡將成為她的傍依和鼓勵,伴隨著辛苦和喜悅一路往前。

      笨鳥先飛的執著

      譚蔚出生在湖南安江,一個偏遠的地方小鎮,“我們那里學音樂的風氣不太濃厚,鋼琴、小提琴很少有人學,學習民樂的人還相對的多一點。”6歲的譚蔚被愛好文藝的媽媽送往興趣小組,從此與二胡結緣。與別的小朋友不同,譚蔚從不把練琴視為完成任務或是折磨,而是享受其中。除了上幾十人的大課,譚蔚還拜師“開小灶”。“那時家里條件并不好,為了我學琴,父母節衣縮食買給我的第一把琴50塊錢,到現在還保留著。”

      從小乖巧懂事的譚蔚講父母的期望與心血擱在心底,以刻苦的練習和成績來回報。每天練琴10小時堅持至今,她還謙遜地說是因為自己不夠聰明,笨鳥先飛才能趕上同儕,若不是對音樂的愛從心而發,誰能堅持16年如一日。1999年,譚蔚考入中國音樂學院附中,開始了象牙塔里的二胡尋夢旅程。

      師如父母的厚愛

      那時候,中國院附中還座落在恭王府院內,幾幢別致小樓,綠樹繁花,學琴的辛苦在記憶里給都被詩情畫意沖淡了。附中老師劉虹給予了譚蔚無微不至的關愛。剛到學校,譚蔚很多演奏手法都不規范,一切都要從頭開始,一個把位一個滑音,都是一點一滴循循善誘。“劉老師總可意的把我的課安排在上午的最后一節,下課還拉著我一起吃飯,飯桌上也不忘對我教導提醒。”2005年,譚蔚不負師恩,以第一名的成績保送至中國音樂學院。

      如果說劉虹老師如慈母般,那么大學的授業恩師曹德維教授就扮演了“嚴父”的角色。“曹老師堪稱嚴師,但他對人一點也不厲害。他的嚴在于對我們的嚴格要求,如果拉不好琴,他并不會過多的批評,而是會緊盯著不放,只要有空都會檢查。總之只要回課不合格,他就會追到你合格為止。。。。。。用曹老師的話來說:練琴要有精衛填海的精神。”曹老師不僅在專業上要求譚蔚精益求精,更教會她博采眾長的學習方法。高胡、板胡、京胡、椰胡等都要精熟一二,“其中精妙只有貫通后才能領悟,不同胡琴演奏的樂曲或令人熱血沸騰,或引人昂揚向上,或使人情動于衷,更讓人如沐春風。”正是這些涉獵讓譚蔚在復賽演奏《長城隨想》第二樂章時拿準了京胡的韻味,助推了奪金的步伐。

      一絲不茍的錘煉

      中國音樂學院領導老師對于此次比賽極為重視,不僅在譚蔚隨華夏民族樂團去臺灣演出時安排單間創造練習的條件,還在學校新落成的國音堂組織了三次走臺,次次嚴謹,環環模擬賽事要求。已是2007年金鐘獎二胡比賽銀獎的譚蔚,本次參賽滿懷著自我挑戰的勇氣,勇氣來自于領導和老師的肯定,來自與同學們的支持。

      強手如林的賽場上,譚蔚稱自己贏在每一個音的錘煉上。“大家可選擇的參賽曲目范圍有限,平時都拉得爛熟于心,關鍵是如何用自己的詮釋打動評委。”早在賽前8個月,譚蔚就開始準備。半決賽曲目《雪山魂塑》是一首帶音畫性質的單樂章協奏曲,為了對此曲的精雕細刻,譚蔚反復揣摩《長征組歌》,翻閱關于長征的歷史,瀏覽影視資料。“拉琴的時候我眼前浮現的全是畫面,兩個抒情的慢板都是自己含著眼淚將曲目拉完,只有先讓自己感動了,才能打動觀眾。”與終其一生尋找所愛而無收獲的人相比,譚蔚稱是個幸運兒,感激音樂為她打開了一個精神世界,拉琴都是帶著幸福與熱愛。愛樂之路茫茫無盡頭,道路上辛勤求索的譚蔚相信定能越走越寬。

     
      “我為二胡所生”,凡是看到在舞臺上的譚蔚的觀眾會情不自禁的為她“琴人合一”的意境所感染,湘女多情,情上琴弦,這就是譚蔚的湘情,這就是譚蔚的琴藝。
     
         《音樂周刊》記者:張歡

    潘帕斯雄鹰救援彩金